上一版  下一版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版面概览  
07 2018年12月6日
阅享生活
放大 缩小 默认
只需一场电影

    人生如一场电影,在寂寞里诞生,在离别后忘却。

    一个人,可以看书、喝茶、独坐;一个人,可以唱歌、散步、旅行。一个人的世界并不诗意,反而是许多无奈的堆砌。就像歌里所唱,“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如果在无助的时候,还有令自己心甘情愿被收留的处所,那必定就是影院了。

    恋爱中的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会投身那片广大的银幕里去,找寻属于往日和未来的光影,在别人的故事里心动癫狂、流泪哀伤,拿台词与情节扩充当下渐渐稀薄的情境。

    在张爱玲的《半生缘》里,有一段画面,曼桢沉默半晌方道:“世钧,我们回不去了。”是的,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但那冷傲里又有所期待,“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在那寂寞与等待中,明明能见到时光与流年在守望中彼此厮杀。

    有时候,在一部影片里和主人公达成默契,悲伤着他的悲伤,哭泣着他的哭泣,何尝不是一种高不可攀的境界。如果言语的交流无法实现沟通,对坐的两颗心无法相互关照,那么,不如抽身而去,去影片里做一回心灵的游牧。

    有种爱情,淡如轻云,一分一秒便沉迷其中,离开它就像失去阳光一样。像《罗马假日》短暂却可以永恒的浪漫;像《花样年华》悬浮着不落的华丽忧伤;像《秋天的童话》本色如初、深情暗藏的温馨故事。孤独亦然,不仅如吐纳呼吸般难以触摸,而且时常不能克制自己,偶尔惊起时空的涟漪。情深者苦,当局人只要爱着而不需智慧,一个坚定的允诺,便能奋不顾身,甘愿奔赴那黑白真纯的世界,忘了世俗。

    太阳每天独自升起,可并不孤单,它将万丈光芒洒向大地,令世间万物生灵沐浴在它温暖的怀抱;月儿悄悄行走于夜幕中,四周的喧闹干扰不了它的清梦;星星闪着晶亮的瞳子,牵着月光时圆时缺的衣角,把思念的一颗心藏了又藏。明月禅心,说的不是寂寞,而是一片生源苦乐、普度众生的故土。一次失去,未尝不是另一场得到的开始。村上春树说,“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只要你享受了那一刻当下,拥抱了真正的自我,又何必在乎是不是寂寞。

    四季更迭,春花秋月明媚而忧伤,美到让人不忍去看。在有阳光的午后,那些甜蜜或酸涩的心事会慢慢浮上来,将你围绕。与两个人的絮语截然不同,既然厮守那么苦,不如换个方式积淀孤独。在无人相识的影院里,一切寂寞都不再是寂寞,失散的灵魂已踏上归途。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那如幻的光影之间,这个世界的任何事情都会有转机。命运如爱情一样徐徐落幕,充满回味和期待。只需一场电影,烦恼烟消云散,生命自此无限清新。        (据《羊城晚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