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版面概览  
05 2019年9月11日
时事聚焦
放大 缩小 默认
全球降息潮:势头难止 风险在后

    今年,全球已有超过30家央行宣布降息,尤其是6月以来,加入降息行列的国家显著增多,幅度超出预期,形成一轮汹涌而至的降息潮。7月31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10年来首次降息,并提前两个月结束缩表,更是将此推向高潮。

    截至8月中旬,二十国集团中超过一半的国家有所行动,金砖国家中只剩中国尚未跟随,加纳、埃及、乌克兰、印度等国累计降息幅度达到或超过100个基点,土耳其央行一举大幅降息425个基点,令人咋舌。越来越多的央行在近期货币政策声明中,明确或暗示即将启动或继续降息,“开闸放水”会成为今年全球货币政策的主旋律。

    降息潮的“同与不同”

    降息潮的出现,无疑是基于对本国乃至世界经济前景的深切担忧。货币政策相对财政政策的灵活性和敏锐性,使其日益成为各国宏观调控部门对冲经济晴雨变化的首选。本次降息潮亦不例外。

    进入下半年,世界经济寒风凛冽,走势不但未如预期先抑后扬、出现“回升”,反呈加速恶化之势。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4次下调今年全球增长预期至3.2%,创10年新低,与其一年前3.9%的乐观展望形成鲜明对比。全球制造业进入7年来最疲软状态,采购经理人指数持续下行,跌至荣枯线以下。

    主要大国经济表现也不容乐观:美国制造业产出连续两季度下滑,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加剧;欧元区丧失增长动能,超过一半的国债跌至负利率,德国制造业和出口深度萎缩,濒临衰退;日本经济虽然连增三个季度,但出口持续下滑,企业利润10年最差;印度经济加速放缓,汽车销量暴跌,失业率居高不下;巴西新总统上台难止颓势,经济已连续两季度出现萎缩。

    当然,这轮降息潮与此前也有不同。如果说2013年5月前后出现的降息潮意在“促增长”,是针对经济复苏乏力打下的“强心针”;那么,此次降息潮则主要是为“防风险”,是对冲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地缘政治危局升温等不确定性注射的“镇定剂”。

    经历了2017年至2018年的“小阳春”之后,世界经济增长趋势本已呈抬头之势,但很快因美国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的贸易行动进入风险高企的“微妙时刻”。2019年全球贸易态势不断恶化,以6月二十国集团大阪峰会为界,前有美欧飞机补贴大战,美国取消对印度、土耳其等国普惠制,威胁对墨西哥加征关税,以促其加强非法移民管理;后有日韩贸易争端、印巴贸易中断、美对法国数字税发起“301调查”等事件,表明贸易冲突正呈全球泛化趋势,经济问题政治化、贸易政策工具化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选择。

    中美贸易战作为全球冲突的核心,亦难言乐观。美国悍然撕毁前期谈判共识,进一步提升关税威胁,严重冲击全球供应链和贸易投资信心,成为世界经济下行风险的主要来源。

    此外,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日期正在逼近,美伊对峙加剧中东地区战争风险,印巴围绕克什米尔问题冲突再起。这类地缘政治危局短期难解,一旦恶化,或成为冲击世界经济的“黑天鹅”事件。

    后续趋势宜密切关注

    此次降息潮,不仅反映出美联储在美元体系下的强大影响力,而且表明国际金融市场连通性日益上升的现实。

    美联储的政策预期和实际行动,是他国央行货币决策的重要参考。2018年11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口风大变,称利率已接近中性水平,暗示或暂停加息,成为今年上半年不少国家大胆降息的重要依据。

    各国之所以跟随,除担忧经济增长下行外,也在于全球金融市场的关联性和互动性日益增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6年曾指出,金融危机后全球资本市场的联动率已达到80%以上。美元利率作为全球资产价格定价之锚,一旦调整而本国未能及时跟上,将带来股、汇、债市的剧烈波动和国际资本大进大出,不利于本国经济金融稳定。

    尽管鲍威尔将此次降息定义为“预防性降息”,旨在让美国经济维持扩张势头,而非长时间降息周期的开始,但来自特朗普政府的政治施压、贸易政策盲动以及金融市场反应,可能让其事与愿违。

    同时,特朗普继续升级对华关税威胁,金融市场应声而落并引发全球恐慌,环球主要股指全面下挫。除美国外,英国、加拿大也出现国债收益率倒挂;30年期美债收益率有史以来首次跌破2%,德国、法国、比利时等10年期国债收益率暴跌至负;国际金价暴涨,时隔6年突破1500美元,国际油价则大幅下跌。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明年滑入衰退甚至出现危机的担忧空前加剧,正在推升美联储继续降息的可能性。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多国家央行主动或被动加入降息行列。

    降息潮的到来,将推动全球流动性从收紧重新走向宽裕,有助于缓释部分国家对资本外流的顾虑。但降息潮也会鼓励更多国家和企业增加负债,加速全球债务和金融风险持续积累。国际金融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全球债务规模总额已达246万亿美元,对全球GDP的占比升至320%。这一“灰犀牛”或在降息潮的推动下加速到来。

    当今世界,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弥漫,大国战略竞争显著升温,外需越来越受制于贸易战,内部结构性改革同样挑战丛生,降息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可能成为部分国家借机进行汇率战和金融战的手段。

    对各国而言,当前最迫切的不是步伐一致地降低利率,而是重拾国际合作精神和改革勇气,就应对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等不确定性冲击和改革本国经济结构性问题,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据《半月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