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版面概览  
03 2019年12月3日
提案专刊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接01版)

    (上接01版)

    3年前,古丽·盖斯突发肺病。阿依木古丽立即拿上药箱,在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5小时上门诊治。

    “当时古丽·盖斯疼得厉害,都站不起来。”阿依木古丽回忆,那次“上门服务”,她在古丽·盖斯家中住了5天,为她打针输液精心照料,药品都由乡卫生院免费提供。

    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边陲山村,这样的事经常发生。阿依木古丽·塔依尔为牧民的健康奔走了21年。一直以来,把药从乡卫生院带回村子,再分发到每一个需要的牧民手里,是她的重要工作。

    “健康扶贫”春风吹到帕米尔高原。今年7月,崭新的乡卫生院拔地而起,两层小楼格外夺目。阿依木古丽的“上门服务”也不再形单影只,与她同行的还有县乡村联合医疗队。23岁的同行加那提汉·阿里比牙提对B超机、心电监测仪等医疗设备的使用了如指掌。

    记者了解,“健康扶贫”行动已覆盖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医疗队定期逐户开展慢性病随访、结核病筛查、居民健康小药箱药品检查,并向村民宣讲医疗惠民政策和各类防治知识,引导村民改变传统观念,养成健康习惯。

    近年来,我国832个贫困县的所有县级医院都有一支或多支来自三级医院的团队对口帮扶。通过统筹县域内医疗卫生资源,加强培养培训、巡诊、派驻等方式,我国不断充实乡村两级卫生人才队伍。截至目前,贫困地区95%以上的乡镇卫生院至少有1名执业医师或助理执业医师,农村贫困人口常见病、慢性病能够就近获得及时救治。

    集中托养:“安放”一家人

    “照看一个人、拖累一群人、致贫一家人”,一度是重度残疾人贫困家庭的真实写照,也是医疗扶贫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在河南省驻马店市,集中托养给不少家庭送来温暖。

    日前,在驻马店市经济开发区托养中心,记者看到,年过古稀的李志得正在用左手练习毛笔字。年轻时,因一场车祸,李志得右手、右腿残疾。在托养中心,他不仅吃饭、就医不花钱,还能享受到专业陪护。

    在这个中心,像李志得一样患有二级以上残疾,日常饮食起居不能自理的贫困户已有45位。驻马店市残联理事长张银良介绍,每个托养中心统一设计居住室、医疗室、康复室、厨房、餐厅及卫生间,统一配备护理床、轮椅、康复器械等。

    20多岁的吴齐患有脑瘫,住进了托养中心。中心把吴齐母亲周贺梅招为护工,一个月有2000元工资,她可以一边照顾儿子,同时照料其他残疾人。

    托养中心建设和运营资金以财政投入为主,同时整合入住人员农村最低生活保障金、残疾人“两项补贴”等多项资金,设立“重度残疾人集中托养运营基金”,并引导社会公益组织、经济组织、爱心人士等参与。

    如今,贫困家庭重度残疾人集中托养模式已在驻马店市铺开,建成托养中心103个,在建12个,入住重度残疾人2016名。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将深入推进县医院能力建设、“县乡一体、乡村一体”机制建设和乡村医疗卫生机构标准化建设,到2019年底基本消除乡村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空白点”,到2020年全面完成解决基本医疗有保障存在的突出问题,不断提高贫困群众的健康获得感和满意度。(据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