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版面概览  
08 2019年12月3日
文化大观
放大 缩小 默认
“花儿”歌词的基本形式
武宇林

    “花儿”是一种口口相传的民间歌谣,属于民间文学的范畴。如同其他民间文学一样,“花儿”没有具体的作者,一首首的“花儿”作品大多出自于土生土长的农民百姓之口,是人民群众集体智慧的结晶。农民歌手在过去的年月里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但是他们创作的歌词却并不缺乏文学感染力,相反,这些作品独具民间文学的艺术魅力,其创作手法独特新颖,完全有别于传统的文人诗歌作品。

    1.“河州型花儿”

    西北“花儿”歌谣可以分为“河州型花儿”和“洮岷型花儿”两个主要流派。这两个流派“花儿”传唱的地区不同,演唱的风格、曲调各异,而且歌词构成的基本形式也不尽相同,有着独特的表现形式和语言特征。

    “河州型花儿”的文学特征中可列举为以下几点:多运用比兴修辞手法,表达方式比较含蓄;歌词内容比较抒情;语言表达受河州方言的影响,经常出现与汉语普通话语法不符的“倒装”现象,以及使用古语和普通话之外的特殊词语和表达方式。比如,“我你哈牵给者心里了”(我把你牵挂在心里),“你我的心里常想着”(我常在心里想念着你)等等。

    “河州型花儿”文学特征的形成和伊斯兰民族文化的影响有关。柯杨先生说过:“临夏花儿则是回、汉、东乡、保安、撒拉等多民族的人民所共同创造和演唱的花儿。”(《诗与歌的狂欢节》P26甘肃人民出版社2002)回族是传唱“河州型花儿”的主要民族之一,其祖先为外来的阿拉伯、波斯等中亚的伊斯兰民族,东乡族、撒拉族以及保安族也都信仰伊斯兰教。所以,这一流派的“花儿”不仅音乐上带有“回调”的特点,语言上也不可避免地带有伊斯兰民族文化色彩。也正因为如此,“河州型花儿”在西北各地回族相对集中的地域流传较广,主要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昌吉回族自治州这些地区的30多个县内传唱。此外,与新疆喀什毗邻的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东干族中也在传唱“花儿”。

    “河州型花儿”语言中的西北回族特征比较明显。比如歌中对男女主人公的称谓,经常把女性称呼为“尕妹”“尕妹妹”等,把男性称为“阿哥”“二阿哥”“小阿哥”等。喜欢用“尕”这一西北回族喜用的词语来形容“小而可爱”的女子、儿童、动物和物品等。除此之外,歌词中还时而出现阿拉伯语或波斯语的音译汉语词汇以及伊斯兰教的宗教用语。

    “河州型花儿”由于歌唱者的多民族因素,曲调带有伊斯兰民族音乐及“回调”“藏风”等少数民族音乐的特征。“花儿”的曲调在民间称之为“令”,“河州型花儿”的“令”据说有上百种之多,主要有“河州大令”“河州令”“河州三令”“白牡丹令”“尕马儿令”“尕花儿令”“金点花令”“直令”“尕阿姐令”“水江花令”等。其中,“河州大令”是最具代表性的“令”之一,上述西北各地都在广泛传唱。在演唱“河州型花儿”诸民族中,又有各自偏爱或独自创作的曲调,如土族有“黄花姐令”“梁梁上浪来令”“妹妹令”等,撒拉族有“孟达令”“六六三令”“清水令”等。

    “河州型花儿”所具有的特征决定了其表现形式的多样性。为了便于分析其多姿多彩的结构形式,根据歌词的长短将“河州型花儿”分为“短歌”和“长歌”两个部分加以论述。

    “河州型花儿”的短歌形式

    2.

    90%以上的“河州型花儿”是短歌,其中,四句形式和六句形式的“花儿”为数最多,是这一流派的典型形式。“河州型花儿”的曲调种类很多,所以短歌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河州型花儿”短歌呈上下两段式构造。上半段的前两句或前三句主要描写景物,用来起兴;下半段的后两句或后三句主要写人,为主题句。上半段的起兴句一般以植物、动物、景物或历史史话为引子,或暗喻或明喻,为导入主题做铺垫;下半段的叙述句主要描写男女主人公的各种情感及事象。总的来说,前半部分比较虚拟,后半部分比较写实。无论是四句短歌还是六句短歌,上半部多写景起兴,下半部为描述人事,呈现鲜明的二段式构造。但是需要强调的是,《诗经》的比兴中所描写的对象往往是动物、植物、景物等自然物,而“河州型花儿”的比兴中所援引的不仅有动物、植物、景物等自然物,还时常引用历史史话。也就是说,“花儿”的比兴所援引的范围更为宽泛。

    “河州型花儿”的长歌形式

    3.

    “河州型花儿”中长歌“花儿”的数量较少。在西北地区流传的长歌主要有“正是杏花二月天”“十二月念情”“送丈夫”“送阿哥”“十更曲”“十二月”等。演唱时多由男女二人轮流对唱,每人一段,依次轮换,所以在民间也称作“对唱歌”。这种长歌一般由若干个章节组成,有四句为一章,两句为一章,还有三句为一章的各种形式,长短各异,短则数章,长则数十甚至上百章,但一般为四句一章。有时在一首长歌中,本来是四句为一章,偶然六句一章或五句一章的特殊情况也是有的。“河州型花儿”长歌的形式无论如何变化,其语言特征仍然保持了短歌的三音节词汇多、八言句多的一些特点。

    短歌形式花儿歌词赏析

    三国的时候人才多,五代的时候是地多;

    尕妹的心儿里计多,哥哥的心里头苦多。

    (《宁夏花儿三百首》P23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宁夏分会编 1986)

    这首歌谣前两句以历史史话起兴,后两句切入正题,诉说男主人公的苦衷。在他看来,聪明的尕妹很有心计,可以和三国时期足智多谋的人才相匹敌,害得他烦恼多多。通篇以“多”为主线,引古论今,使四句歌词之间呈现数量上的统一关系。

    长歌形式花儿歌词赏析

    【尕豆过兰州】

    青线麻鞋的白绑腿,

    头帮里吆脚着哩;

    马五阿哥的好人才,

    人里头数着者哩。

    黄啦啦云彩大点子雨,

    黑风打山尖上过了;

    没想个活人只想了你,

    性命打刀尖上过了。

    ……

    说下的话头没忘下,

    不死是总到一搭;

    我不是金子者有假的话,

    大堂哈当炉子者炼下。

    千思万想的难团圆,

    活拔了尕妹的心肝;

    遭难的马五哥见一面,

    死者兰州也心甘。

    没戴个盖头没遮个脸,

    没穿个转来的衣衫;(转来:清末时女性的一种镶宽边衣服。)

    没拿个干粮没拿个钱,

    褡裢里装的是炒面。

    ……

    河里头清不过莫尼沟河,(莫尼沟河:在临夏境内的莫尼沟。)

    河边里马五哥坐过;

    我哭下的眼泪没人(哈)说,

    难辛者,

    眼泪把大路(哈)漫过。

    亲亲热热说下的话,

    死哩么活哩一搭;

    再能和马五哥说上个话,

    头割下,

    血身子也一搭里站下。

    听了话头是心里酸,

    手掐着算,

    一辈子欢乐了几天?

    贪赃枉法朝廷的官,

    冤枉(啦)断,

    亏死了一对儿少年!

    (雪犁、柯杨编《西北花儿精选》P346青海人民出版社 1987)

    《尕豆过兰州》这首长歌,据《西北花儿精选》编者说明:“是民间歌手们根据清朝末年发生在甘肃河州的一个真实事件编唱的。长期以来,它在西北地区广为传唱,几乎是家喻户晓。在流传过程中,各地的民间歌手都根据自己的意愿,不断地对它进行修改和润色,使得各地传唱的《马五哥与尕豆妹》,在故事情节和唱词方面都有一些不同之处。”本文列举的这首《尕豆过兰州》长歌共分为十五章,由六十四句歌词组成。每章节以四句为主,也有个别章节为五句或六句。它的创作形式包含了“河州型花儿”最典型的几种基本类型,既有四句的“齐头齐尾式”和“单双句交错式”,也有六句的“双折腰”和五句的“单折腰”。创作者根据内容的多少和感情的起伏而自由运用结构形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