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版面概览  
05 2020年3月26日
教育周刊
放大 缩小 默认
夫妻“空中”齐授课 精心培育语文“花”

    本报记者 束 蓉

    打开“学习强国”APP宁夏频道的“空中课堂”一栏,点击五年级语文会出现这样两节课:《语文园地一》和《习作:那一刻,我长大了》,谁都不会想到,搭班相连的授课老师正是一对夫妻。

    克服困难完成任务

    丈夫张金虎是银川市第二十一小的语文老师,根据自治区教育厅统一安排,参与录制“空中课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延迟开学。录制方案中明确,参加第一阶段“空中课堂”录制的均为参加过全国大赛和自治区级优课评比的获奖者。每两位老师承包一个年级第一单元的教学任务;每两个年级配备一位教研员进行磨课指导。小学语文学科需要挑选12位优秀老师担此重任。丈夫张金虎和妻子郭红梅都接到授课任务。

    接到任务时,统编版五、六年级下册语文教材还未下发,教师用书更无着落,教学内容难以把握;家中只有一台电脑,设备短缺。张金虎与郭红梅克服困难,分工从网上下载教材、寻找可以参考的资料,并向学校借来一台电脑以解燃眉之急。最让他们头皮发紧的是,原本计划一周后录制的任务突然提前了,准备时间只有3天。

    随后几天内,夫妻二人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研读教材,设计流程,制作课件。客厅里,张金虎还在苦苦思考怎样把《稚子弄冰》所表达的情感通俗地讲给学生听;卧室里,郭红梅趴在一张折叠方桌上,在为选择哪一个设计方案而伤脑筋。

    郭红梅说:“这段时间,我们夫妻成了大忙人,反倒让女儿成了小大人!她这几天会想尽办法给我俩做饭,还亲自把饭菜端到我们面前……”说这话时,夫妻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全力以赴投入工作

    银川市教科所小学语文教研员仇千记是张金虎夫妇俩空课的配备教研员。他告诉记者,“空中课堂”是典型的“无学生上课”,根本无法交流!郭老师只能在“课堂”上自问自答。

    “同学们好,欢迎收看‘空中课堂’!我是银川市二十一小的张金虎老师……”卧室不断传来男中音的问候;客厅中则是女高音的介绍:“同学们好!欢迎收看‘空中课堂’。我是银川市实验小学阅海一校区的语文老师郭红梅……”为了保障好的授课效果,两人一遍遍地读,一遍遍地备课。“单练”过后就是“合练”,两人在客厅里,一方做评委,另一方进行“仿真式”做课。有问题随时交流,得到对方的认可心里才踏实一些。

    张金虎与郭红梅第一次录课,各自完成两课时的做课任务。课前不分昼夜的准备和演练,加上现场高度默契的配合与帮助,预计4个小时的录制任务提前一个小时完成。

    录完课的第二天,张金虎和郭红梅就转变角色,成了第二批、第三批“空中课堂”做课老师的指导老师和审核组成员,再次双双趴在电脑前,继续书写着与宁夏“空中课堂”的不解情缘……

上一篇  下一篇